欢迎访问台湾信息港  今天是 2024年07月13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我根本赚不回留学的成本。”


“花上百万出国留学,毕业后回国工作月薪三千”是很多写留学生现状的文章使用的标题,在贩卖焦虑这件事情上简直是炉火纯青。“月薪三千”或许是过分夸大的说辞,但赚不回留学的成本的的确确是许多留学生面临的困境,所以这样的标题屡试不爽。23年本科毕业的A同学,经历了堪称Tech领域史上最艰难的找工季,在无数次投简历石沉大海,面试好不容易进了Final Round却终是被刷之后,不得不接受自己“根本赚不回留学的成本”的这一事实……

From TD北美留学进化论

微信号:testdaily

很遗憾,我们组没有Headcount……

A同学本科学的是统计专业,学校是美国Top30中有名理工科强校。选择统计不是因为她喜欢,而是因为那所学校的CS专业申请难度太大了,直接申请就是被拒的结局,她没有做成功几率微乎其微的尝试,按照中介说的那样“曲线救国”,申请了统计专业,幸运地被录取了。

至于为什么想要学CS,根本原因也不是她对这个专业有多大的热情,更多的是因为就业前景好,码农的收入在各行各业中都是可以被单独拎出来说的,工作好找,工作强度也不是特别大,是个性价比很高的专业。


进入大学以后,她很努力地学习,选了所有能选的CS入门课,得到了近乎完美的成绩,只为了能转进CS。可惜竞争CS专业那几个转入位置的人实在太多,她连续申请了两年,还是没能得到一个机会。

幸运的是,情况终究不算太差,CS相关的实习机会一抓一大把,即使不是CS专业,她课外做了几个项目,也能让简历尽可能靠近Software Developer Intern的招聘要求,再加上学校的名声也很好,她大三和大四前的暑假都找到了还算不错的Software Developer Intern。

大四之前的夏天,她去实习的是一个中厂。她在一个规模不大的组,组里做的东西还挺有趣的,她也很喜欢组里的氛围,于是她为这份实习付出了百分之一百的专注,心甘情愿地无偿加班,夜里七八点才离开公司,分配到自己手里的任务完成得又快又好,只为了给组里的Manager留个好印象,拿到全职的Return Offer。


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Manager对她很满意,1 on 1的时候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不需要多担心,她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她一定能拿到Return Offer。8月底离职的时候,她得到了Return Offer。虽然不是最终最正式的那种Written Offer,但不出意外的话,临近工作开始时,公司总会发给她签,找工这件事似乎就这么尘埃落定了,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情况是怎么突然变糟糕的呢?A同学只记得22年年底的某天醒来,看到新闻里说某科技大厂大规模layoff,刚看到时她其实没太多的想法,后来刷小红书看到有亲历者说自己突然间登不上公司账号,不多久就接到了自己被裁的通知,后来通过私人电话联系,发现组里面一半的人都被layoff,一夜之间失去了曾经看上去很稳定的工作,她这才真实地体会到了打工人的不容易。


从22年年底到23年年初,大厂中厂大批layoff的消息接二连三,给了A同学Return Offer的公司也突然说可以要她延期入职,她不介意延期几个月,但没有签订正式的合同,她·总有些悬而未决的焦虑,决定主动去问问公司能不能先把合同签下来。那封询问的邮件,过了一周多才收到回复,远超过往常的回复速度,而邮件的内容不是邀请她签合同的链接,而是公司单方面撕了Offer的通知,开头写道:

很遗憾,xx组暂时没有Headcount……

格外艰难的找工之路

被撕Offer是在2月,距离A同学的毕业时间已经很近了,OPT的时间只有那么长,每天都是倒计时。虽然她的心情是一团乱麻,但是仍然不得不快速改好简历,开始新一轮的找工。

求职市场就像是忽然从天堂被打入了地狱,A同学还记得自己找实习的时候,随便一搜就是好多相关的工作,无论是工作地点还是工作内容都很合适,前几年毕业的学长学姐,即使是非科班的,也有不少能进大厂拿大包。而现在她尽量将搜索条件放宽,不怕搬家到很远的地方的麻烦,搜索出来的结果却永远有限,就算是看上去没那么好的工作,也动辄有几百个人申请。


起初,A同学还是一心找SDE(Software Develop Engineer)工作,但是大批layoff导致求职市场上多的是有工作经验且急于找工作的人,她的简历上虽然有两份当地的实习,但是并不是科班出身,和有两三年工作经验的人竞争同一个Entry Level的岗位,更是小巫见大巫。

大厂Hiring Freeze,她海投了四五百份简历,大多都给了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得到回音的却只有十个出头一点点,而面试的情况更加不容乐观,她明明能做出Tech Question,Behavior Question也辛辛苦苦准备过,却似乎总是差了那么一点,要不是经历和技能根本和招聘的要求不匹配,要不是进了Final Round,但是有更好的候选人接了Offer,忐忑地等待了两周,只能得到HR公事公办的简短拒信。

信心是在被一次次Ghost和拒绝的过程中慢慢被磨灭的,后来她甚至不再执意找SDE工作,Data Scientist/Data Engineer/Data Analyst...凡是和她的经历和技能有些重合的工作她都申请,截然不同的简历准备了四五份,可是到了真正毕业的时候,她还是没有找到工作。


毕业后的那一个月是最难熬的,她住在租金不便宜的公寓里,看到身边的同学开始读研,或是入职了第一份全职工作,而自己的脚步仿佛停滞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家不停地从自己身边跑过,焦虑越积越多。她逼自己投简历和准备面试,可是对收到面试和通过面试已经不抱期望了。

那段时间里,面对一无所成的一天和邮箱里源源不断的拒信,是她每天都必须接受的打击。有很多个瞬间,她都想要放弃,只是凭借着一种无形的惯性咬牙坚持了下去,直到接到了一家小公司的Offer。

久违地看到了以Congratulations开头的邮件,她也只是短暂地开心了一会儿,而后又陷入了某种低落的情绪之中——她不敢放弃来之不易的Offer,可是平心而论,这份工作并不理想,收入和她差点得到的那份工作没法比,还要她搬去房租不菲的地区。她仔细地算了一笔账,维持收支已经很不错了,就别提攒下钱了。


她想自己并非没有努力,然而到头来自己还是沦落到了堪称“窘迫”的境地,家里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中产家庭,四年两百多万的留学开支无疑是一笔很大的投资,而事实证明,她根本赚不回来。

她觉得自己辜负了好多人,她觉得自己好差……

逆风的时候停下来歇一歇

A同学目前已经入职了,看到比较理想的工作,她依然会第一时间投简历,这样骑驴找马的日子不知道还会持续多久,好在她终于慢慢和自己和解了。

她有空和一些校友和朋友交流,逐渐明白对于很多专业来说,找到高薪工作一直都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她之前找实习的顺利,说到底是吃到了行业的红利。不过,经济和市场都会改变,没有任何一个行业,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一直走在顺风的路上,时代的红利只有运气好的人才能吃到,但生活还是要继续,个人的力量难以对抗大环境的不利,所能做的只有在顺风的时候跑一跑,在逆风的时候适当地停下来歇一歇,靠时间的积累一点点进步,其实也不算太差。


而父母花了很多钱供她留学,希望她未来能有高收入是原因之一,却并不是唯一的原因。一个人远赴重洋,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将家从美国的一端搬到另一端,也是他们希望她能拥有的人生体验,他们从来没有要求过她“理应”如何。

经历了灰暗的半年,尝过了许多失败的苦涩,A同学没有得到成功,但她得到了成长。她会不断尝试向上攀登,但同时也能接受普普通通的自己,她没有什么好后悔的,毕竟她认为最重要的两件事,她自始至终都做到了——

大胆尝试的勇气。

不问前程的努力。

本文系授权发布, From TD北美留学进化论,微信号:testdaily,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北美学霸君诚意推荐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台湾信息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