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台湾信息港  今天是 2024年07月13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杭州95后小伙在医院椅子上连睡60天:比起妹妹这不算什么!

来源:杭州日报

6月17日上午,因意外烧伤19岁姑娘小玲终于出院了。82天,历经14次手术,小玲和哥哥扛过来了!

此时护在一旁的哥哥林兴强,神色终于有一丝松弛下来,“她刚才说一定要自己下来和大家打个招呼,特意说想站着跟医生们合个影......”

在医院硬座上睡了两个月

为省钱和第一时间照顾妹妹

“长兄如父”原来这么具象

3月底,本报报道小玲因煤气爆燃重度烧伤一事,引发无数网友关注。两天内,超过200万元的爱心专款汇集到浙江省妇女儿童基金会账户,帮助这对淳朴的兄妹共渡难关。

两个多月里,小玲经过了大大小小的关口,而共同经历这些日日夜夜的正是26岁的哥哥林兴强。

昨天上午,林兴强一早候在浙大二院2号楼6楼烧伤科外的楼梯间,身上背着行李包,一手拎着装毛巾、被褥的袋子,等待医护人员为他们办理出院手续。


林兴强等待医护人员为他们办理出院手续

“这几天应该睡得好了吧?”记者问。他点点头,眉头舒展。

家属等候区的联排座椅见证了这位哥哥的坚强、懂事。 重症监护室不像普通病房能有家属陪护,直到妹妹转出ICU前,林兴强就一直睡着座椅,足足60天!头几天他没习惯,每天睡醒就浑身酸痛,过了几天便摸出了“门道”。


林兴强睡在医院的椅子上

“把椅子拖到墙边就好,头可以靠墙,用书包压住扶手,腰也会软一点。其实还好,不难受的......”林兴强笑着说,“旅馆睡一天够我吃好几天饭了,而且睡这里离妹妹近,她万一临时有人也好有个照应。”

不少下夜班的医护都见过,深夜11点多,林兴强就靠在走廊边,怕影响其他人进出,连灯也不关。

父亲刚从四川老家赶来,看到小玲第一眼后,直接转头蹲在角落里流泪。林兴强拍拍父亲的背,用家乡话掷地有声地说,“有我在,你不要担心!”


林兴强和父亲在医院楼梯间

临近中午,有医院工作人员过来,说还有几家媒体,想关心林兴强妹妹的康复情况。林兴强起身,跟着烧伤科胡行等几位主治医生往一间会议室走去。

一路上,胡行医生步伐轻盈,像是老朋友一样对身旁的林兴强“交底”:“你第一天来,差点跪下来的时候,我那会儿不敢下包票一定把你妹妹救活。现在你妹妹情况稳定了,我总算可以跟你说了。”

林兴强听完,一手搭住了胡医生的肩。

哥哥很多次差点崩溃

“杭州好人”们,谢谢!

两个月来,林兴强也有许多差点崩溃的时候。


抢救期,林兴强一天只能进一次ICU

第一天转院到杭州,人生地不熟,面对性命攸关的妹妹和巨额的医药费时,他就差点崩溃。

抢救期,林兴强一天只能进一次ICU,担心妹妹能不能脱离生命危险;手术期,他担心好不容易挺过来的妹妹能不能撑下去;即便转到普通病房,他又开始担心妹妹情绪上的剧烈波动......

好在,各种各样的善意持续推着他向前。

有一次凌晨三点,一位做餐饮的徐大哥赶到医院,当面就转给他两万元钱,林兴强不肯收。大哥说,“这是我借给你的。十年后再还给我......”

有一个下午,一位女士在医院大院里一眼认出林兴强,突然塞上一个红包,“收下,我专门赶来的。不要让我白跑一趟。”

下沙有位80多岁腿脚不便的奶奶,拿着用报纸包住的一叠现金专程赶来给他。林兴强近乎带着哭腔拒绝,“奶奶,我不能要,我有手有脚,今后妹妹知道了也会骂我的。”

许多帮过兄妹俩的人,林兴强并不记得名字,大多数时候只能深深鞠下一躬,心里更用力地记住他们的样子,再讲给妹妹听,告诉她必须勇敢地活下去。

一周前,林兴强还专程从医院出来,到杭州日报当面为记者送锦旗。他说:“妹妹可能快要出院了。我们一定要上门感谢。第一天看到你们来帮我,我真的感觉,好像是带着光走过来的。”


林兴强为记者送锦旗

那天,他手上带了做好的十多面锦旗,一一去找帮过他的单位和机构,上门道谢。

妹妹将转康复医院

漫长新征途可能才开始

林兴强说,其实前天小玲就已经能下床尝试行走了,是她自己要求的,走得还挺好。“现在看到她自己有康复锻炼的意愿,挺欣慰的。”


小玲下床尝试行走

昨天中午,浙大二院烧伤与创面修复科韩春茂主任介绍了小玲的整体治疗过程和近况:“前后一共做了14次手术,其中大型植皮手术9次。目前大部分创面植皮已愈合,残余创面小于1%,生命体征稳定,意识清醒,已开展站立床等初步康复锻炼治疗。经评估符合出院标准,将转浙江省衢化医院烧伤康复科。后续将进行瘢痕整形、康复锻炼等治疗。”


林家人给医生送锦旗

在浙大二院烧伤与创面修复科韩春茂主任看来,这样的治疗与康复速度,离不开所有人的付出和努力。“哥哥的努力更大!而且,小玲还很年轻,这是最好的康复条件。”

对新闻来说,困难告一段落。对兄妹俩来说,可能是漫长新征途的开始。

林兴强打算继续陪着妹妹,等妹妹能基本自理之后,再考虑找个兼职,“当然也要找离她近的。我要在她身后,托着她。”


林兴强登上转院车

中午12点多,转院车到6号楼楼下了。林兴强拿着最后一袋行李下楼,与一位保安小哥打了个照面,他挥挥手,平淡地向他告别。

那保安小哥轻轻拍拍他肩膀,“再见啊,以后照顾不到你了哦。”

林兴强转过身,又深深鞠了一躬。

记者 钟玮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台湾信息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